快捷搜索:

有时号还被约完了

  社工上门探访时,徐姨希望社工教她使用“平安通”,然而社工在教徐姨学习的过程中发现她连开机都不会。在社工的耐心教导下,徐姨学会了使用“平安通”,并表示会一直戴在身上,以防发生意外。

  与此同时,江海街社工站发现,社区内有另一批活跃的长者:社区退休党员。他们是社区的活跃分子,之前曾协助社工进行社区探访,在有初步的义工体验之后,不少退休党员向社工提出想以更多的形式参与到社会服务中,发挥自己的余热。

  “以前用手机只会拍照,现在上网缴费、预约挂号、手机支付都会了!”刚退休几年的范阿姨告诉记者,相比自己的儿女,社工“老师”们更细心。“我的孩子们都要上班,平时也会教我用,但很多时候并不耐烦。”她说,未来,她还期待着社工站开设手机理财课程,让她足不出户就能理财。

  增加与时代发展的连结。帮助了超过200人次解决使用手机的问题;上门探访206人次独居、孤寡、双老长者并协助电子化服务82次,江海街社工站已开展了13场电子化的活动以及学习小组,教导或协助目标长者使用电子化服务,该项目启动至今,让他们一样享受到便利生活,共服务576名长者和义工,间接服务超过1500人次。目的:通过社工联动社区退休党员、义工等社区资源,间接服务1278人次;“耆英触‘电’计划”共服务超过700名长者,

  虽然很多服务窗口仍保留传统渠道,但传统渠道往往受到电子化服务的影响,逐渐被边缘化。

  江海街社工站的社工们调研发现,以医院为例,目前所有三甲医院都设有网约挂号或自助挂号功能,但许多长者曾向社工表示他们不会使用新功能挂号,只能在医院人工挂号窗口排队。

  80多岁的徐长英就是受助者之一。她是一名三无长者,患有心脏病,曾在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做过心脏支架手术。她身体情况一直不太好,会经常觉得头晕,心脏有时候会跳得很快,经常担心自己会在家里晕倒而没有人知道。徐姨有“平安通”,但由于不会使用,一直放在家里没有动过。

  随着科技及互联网的发展,不仅在生活中出现了如扫码支付、视频聊天、共享单车等电子化服务,连一些公共事务也添加了电子化渠道,例如网约挂号、水电费电子账单、在线退休年审等等。人们在享受着服务带来的便利时,却忽略了长者这一群体,特别是不与年轻人同住的长者,难以享受到互联网发展的便利。

  电子化挂号推行后虽然排队的人少了,但工作人员也相应减少了,因此老人排队挂号花费的时间并未减少,甚至会比以前更多,有时号还被约完了,需要第二天再去。老人看完病又不会使用软件付款功能,只能再次排队,一次看病下来花费的时间、精力比年轻人多了不止一倍。

  网约挂号、微信支付、在线缴费……如今,越来越多互联网产品的出现让年轻人享受着便利,然而老人们却感觉自己被社会“淘汰”。

  基于此,从去年6月开始,江海街社工站开始推出“耆英触‘电’计划”,以社区退休党员和其他义工作为提供服务的主体,经过社工的培训后,教导或协助孤寡、独居、双老长者使用电子化服务,让他们也能享受到便利的生活,同时也提供平台给退休党员参与社区事务,从而实现自我价值。

  此后,徐姨参加了社工开展的手机学习小组,并学会了使用手机进行网上挂号、团购等技能,大大增加了她生活的便利性。

  在海珠区江海街,街道社工站开展了“耆英触‘电’计划”,上门手把手为老人教学,上百位老人终于学会了“用手机”。有老人说,相比工作繁忙的儿女,社工们还更细心,比儿女还亲。

  智能化带来的便利老人难享受 怎样帮老人学会“用手机”?这个街道社工站有妙招

  据悉,该项目的目标人群主要为孤寡、独居、双老长者,旨在通过社工联动社区退休党员、义工等社区资源,教导或协助目标长者使用电子化服务,让他们一样享受到便利生活,增加与时代发展的连结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